逍华

白日梦想家

昨日(2)【前期独战历史背景,后期法国大革命历史背景】

昨日(1)

谁能想到如今会是这样呢?很多年后阿尔弗雷德拿着一杯咖啡坐着,一边回想着昨日的自己,一边饶有趣味地看着站在面前明明已经十分窘迫却还强装保持绅士风度的亚瑟,亚瑟对他说:“相信您很乐意为这件有益于正义与人权的事情付出一份力。”
“什么?”阿尔弗雷德低头喝了一口咖啡,扶了扶鼻子上的金丝眼镜。
“帮帮我。”亚瑟已经知道阿尔是在要他难堪了,他嗫喏着唇,费力地吐出这三个字。
阿尔弗雷德起身绕走到亚瑟的背后,凑到他耳边说:“你这可一点没有求人的意思啊。”说着向前猛地顶向亚瑟的腿窝,亚瑟没有防备,被他顶的跪在了地上。
阿尔弗雷德满意的走到了亚瑟的前面,满意的按住亚瑟的头,那里正对着他的胯下,他语气有些喑哑:“这才有了点求人的样子,亚瑟,你现在是在求我,你就要拿出点诚意出来,光跪下可不行。”
1778年
当弗朗西斯的军队出现在战场上时,阿尔弗雷德看见了亚瑟逐渐扭曲的脸,他的心中忽然涌现出了一种快感,他终于有可能打败亚瑟了。
随时间推移,他能感受到这场战争优势越来越偏向己方。尼德兰和安东尼奥也加入了自己一方。
1871年亚瑟家的军队在约克镇投降了。亚瑟承认以密西西比河作为他北部边界以北纬三十一度为他的南部边界。
在得到亚瑟正式承认他独立建国的那天,他对着镜子戴上了一副金丝眼镜,他满意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那副金丝眼镜好像遮住了他尚在青涩的眼,他捂着脸低低的笑了出来。
之后的日子,他逐步进行民主改革和经济发展,着手处理着国内民主改革的纠纷。好在北美大陆很稳定,亚瑟家的军队大多退到了加拿大,欧洲大陆上的其他人也忙于自身还有和欧陆上其他人打架。他获得了一个很好的发展机会。
亚瑟趁着弗朗西斯家大革命正乱着对弗朗西斯进行战争地消息传来的时候,阿尔弗雷德正抓紧时间进行着国内的改革。
“我们应该去帮助弗朗西斯!”
“当年是他帮助我们建国的!”
阿尔弗雷德捏着眉心,听着群众们的不断涌现的声音。但是,他并不打算去帮助弗朗西斯,为国者,最重要的不是自己的利益吗?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