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华

白日梦想家

昨日(1)【前期独战历史背景,后期法国大革命历史背景】

1777年,弗朗西斯家。

“所以,我为什么要为了你去惹亚瑟那个想让全世界人叫他爸爸的刺头?”弗朗西斯用墨绿的眼瞳像一条蛇一样盯着对面那个强装优雅的青涩青年。

阿尔弗雷德扯了扯严丝合缝的围脖佯装淡然的说:“先生,您也觉得亚瑟这几年太过狂妄了不是吗?您一直是欧洲这片大陆上的霸主,亚瑟他哪里能算得上呢,他不过是欧洲大陆旁边的一个小岛,却敢这么的侵犯您的尊严,更惶提您和他前几年的七年战争了。”

“你和亚瑟毕竟是合法父子,这是全世界都承认的,如果我帮助于你,这是不和情理的。”弗朗西斯转了转手上戴的镶有绿宝石的戒指。

“先生,您是觉得帮助我没有胜算吗?上帝可以证明,我的人民对这场战争抱着必胜的信念,他们愿意为了这场战争付出一切,可以说他们已经付出了,从孩子到妇女,他们都来参战了,并且提供了他们一切所能提供的,我们也有大规模的购进先进的武器,先生,请相信我们。我们可以和您签订条约的,只要您愿意,我们什么时候都可以请我们的兵力去帮助您。”阿尔弗雷德有点装不出原有的淡然了,他的语速有些加快。

弗朗西斯依旧语调优雅而缓慢地说:“年轻人,别着急,签条约这件事可以缓一缓再进行。”

 

 

阿尔弗雷德回了家,正准备去二楼的房间换掉繁复的三件套,一进房门看见了亚瑟坐在沙发上喝着茶。

“你怎么进来的?我的人民怎么会让你进来”阿尔弗雷德仿佛一头因被夺食而被激怒的小兽,将头上的角露出来朝向抢了他食物的人。

“哦,你说的是那些衣着不统一、有些拿枪还有人拿农具、有妇女还有儿童的队伍吗?你以为,他们可以挡住我训练严密的军队?阿尔弗雷德,你什么时候这么天真了?”亚瑟站起了身,蓝色的眼睛像鹰盯住他的猎物。

阿尔弗雷德淡默了。即使他刚刚在弗朗西斯家和他吹嘘自己的军队有多庞大,但即使是在自己家打仗,自己的军队比亚瑟家的军队人数多仍然打不过亚瑟。这也就是他一定要请动弗朗西斯的原因,这个世界上除了亚瑟的宿敌弗朗西斯,怕是也没有几个人能打败亚瑟了。

亚瑟已经走到了阿尔弗雷德的面前,用带着白手套的右手拍了拍阿尔弗雷德的脸:“去哪里玩了,我下午一点就到了,现在已经三点了。”

“你管不着!”阿尔弗雷德嫌恶地用手拍开了亚瑟的手。

“别怪我没提醒你,离弗朗西斯远一点,那家伙可不是什么好鸟。”

亚瑟被拍掉手用力地掐上了阿尔弗雷德的下巴。

阿尔弗雷德用力地想转开脸,却被亚瑟更用力地掰了回来。

“乖,听话,只要你听话,我还会像从前那样宽厚的对你,并且我会立即撤军。”说这话的时候,因为两人挨得极近,亚瑟吐字的气息阿尔弗雷德全都能感受到。

 

 

亚瑟走的时候,阿尔弗雷德躺在床上,不管地上破碎的衣服,通过窗户看着黄昏的红云和远处的麦田,想起以前,亚瑟抱着小时候的他在一片绿意的草原上认英文单词,一词一词的教他念;又想起了,亚瑟对他的人民残酷的剥削,就想挤牛奶时一定要挤出最后一滴来一样;后来他又想起了刚刚亚瑟在他耳边说的话。呵,说什么宽厚!一副虚伪的面容,他所谓的宽厚难道就是所谓的放宽对自己的限制吗?但这放宽的限制比不上自己人民所受的苦楚万分之一。

他恨恨地咬着牙,亚瑟,我一定要打败你。


٩( 'ω' )و 嘿哟,这里是逍华。这篇文章背景是在阿尔弗雷德还没有成长为hero之前的青涩年代,正和亚瑟闹独立战争呢,那个时候阿尔弗雷德弱小可怜又无助。这篇文章是历史背景。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