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华

白日梦想家

用三首歌虐露中之一《贝加尔湖畔》

1.《贝加尔湖畔》
月光把爱恋
洒满了湖面,两个人的篝火
照亮整个夜晚,多少年以后
如云般游走,那变换的脚步
让我们难牵手,这一生一世
有多少你我,被吞没在月光如水的夜里,多想某一天 往日又重现,
我们流连忘返 在贝加尔湖畔,
多少年以后
往事随云走,
那纷飞的冰雪容不下那温柔,
就在某一天
你忽然出现,
你清澈又神秘
在贝加尔湖畔。 ——李健的单曲《贝加尔湖畔》
王耀刚刚遇到那个伊利亚的时候,衣着破烂,满身伤痕,他用尝试过很多失败而疲惫的双眼,疑惑的看着伊利亚的双眼。
伊利亚笑着看着他,把共产主义的旗帜别在他的衣服上,摸着他的头说:“小布尔什维克,你会成功的。”
王耀至今都记得当时的激动,他看到了火。
可是,二战过去了,人却变了,或许伊利亚从来都没变,只是自己从没有看透过他。
他和伊利亚的关系就像被大雪盖在冰盖之下。
再后来,伊利亚消失了,他们初遇的那个白桦林再也没有了他的身影。
王耀又去了他们初遇的白桦林,他看到了那个带红围巾的身影,他有些迟疑,他们两人隔阂已久。
终于王耀清了清有些哽咽的嗓子,叫道:“伊利亚。”
那个人转过头:“不是哦,不是伊利亚,是伊万。”

一个烂俗狗血的三角恋剧情(半国设)

弗朗西斯和和路德维希都对费里西安诺小甜心有感情,产生的三角虐恋故事。
费里西安诺家是个没落的贵族家庭,他本来在幼年时还过着奢侈的生活,正是这种舒适的环境造成了他不谙世事的天性。后来家族衰落,但不影响费里西安诺还是个小甜心。
弗朗西斯在幼时是个穷小子,后来通过投机和高利贷等手段加上心思活泛变成了一个富商。他幼时因为费里西小甜心在街边帮助重燃人生希望,一直对弗里西小甜心保持着爱慕之情。他成为富商后见费里西家也大不如前,就去他家提亲。
费里西家虽衰败但百年贵族还有贵族的傲气,自然看不上这种靠投机起家的商人,不仅拒绝了他,并且说了拒绝的理由。
弗朗西斯这就受不了了,他觉得虽然自己投机起家,但现在也算的上富甲一方,凭什么你看不上我。于是弗朗西斯就运用各种手段逼迫费里西家。
这时费里西的青梅竹马,也是一个贵族,算是费里西家的下属等级--路德维希,也很喜欢小甜心费里西,就给他出主意,并且出资支持费里西家与弗朗西斯的对抗。费里西本来就有些依赖路德,现在更是直接委身于他。两家决定订婚。
弗朗西斯在知道了路德在帮助费里西并且二人决定订婚的消息后,一时急混了头脑,运用全部力量对抗费里西家。
逼得费里西家放弃了和路德家订婚的事,并且最终答应了弗朗西斯的请求。
但弗朗西斯的商业也花大力对抗费里西家而损失惨重。
路德是爱费里西的,但他爱他,只是在不损害自己利益的基础上

背景:为了现固法国在地中海区的商业地位,为了占领意大利领土,法国君主利用意大利政治上的分裂和各邦之间的纷争,侵略和掠夺意大利。德国皇帝对意大利也有领土野心,他支持意大利各邦的诸侯反对法国,为此,法王与德皇展开了长期的争夺战。战争从1494年开始,一直延续到1559年,以缔结卡托·坎布累齐和约告终,法国收复加来港,占领洛林的麦茨、土尔和凡尔登城。但是侵占意大利领土的目的没有达到,加之长期的战争耗费了国家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大大削弱了王权。在意大利战争之后,法国又陷入了长达30余年的在宗教外衣掩盖下的封建混战,使专制统治一度发生严重危机。(选自吴于廑,齐士龙《世界史近代史编》)




这个带感啊,三角恋啊,改天写一写,意大利小天使简直标准女主人设

希望江南给我解释一下楚师兄麋鹿般的眼神,这不是耽美标配吗?!
啊啊啊啊本楚路党一脸满足

想到一个很萌的梗,春燕现代是短发干练的精英女性,老王现代是长马尾具有儒雅的老干部加艺术家男性,兄妹二人现代日常,想想就好萌。
春燕指着手机上淘宝对王耀说:“哥,你看是这个裙子好,还是这条裤子好看。”
老王专心致志的画花瓶上的花纹:“都好看。”
春燕“!”

春燕:“哥,伊万那头毛熊又来找你了,你就不能和他在手机上聊天吗,天天坐飞机跑来跑去的你不累吗?”
老王:“阿鲁,见面是不一样的。”
春燕:对不起,老头子的爱情我不懂。

昨日(2)【前期独战历史背景,后期法国大革命历史背景】

昨日(1)

谁能想到如今会是这样呢?很多年后阿尔弗雷德拿着一杯咖啡坐着,一边回想着昨日的自己,一边饶有趣味地看着站在面前明明已经十分窘迫却还强装保持绅士风度的亚瑟,亚瑟对他说:“相信您很乐意为这件有益于正义与人权的事情付出一份力。”
“什么?”阿尔弗雷德低头喝了一口咖啡,扶了扶鼻子上的金丝眼镜。
“帮帮我。”亚瑟已经知道阿尔是在要他难堪了,他嗫喏着唇,费力地吐出这三个字。
阿尔弗雷德起身绕走到亚瑟的背后,凑到他耳边说:“你这可一点没有求人的意思啊。”说着向前猛地顶向亚瑟的腿窝,亚瑟没有防备,被他顶的跪在了地上。
阿尔弗雷德满意的走到了亚瑟的前面,满意的按住亚瑟的头,那里正对着他的胯下,他语气有些喑哑:“这才有了点求人的样子,亚瑟,你现在是在求我,你就要拿出点诚意出来,光跪下可不行。”
1778年
当弗朗西斯的军队出现在战场上时,阿尔弗雷德看见了亚瑟逐渐扭曲的脸,他的心中忽然涌现出了一种快感,他终于有可能打败亚瑟了。
随时间推移,他能感受到这场战争优势越来越偏向己方。尼德兰和安东尼奥也加入了自己一方。
1871年亚瑟家的军队在约克镇投降了。亚瑟承认以密西西比河作为他北部边界以北纬三十一度为他的南部边界。
在得到亚瑟正式承认他独立建国的那天,他对着镜子戴上了一副金丝眼镜,他满意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那副金丝眼镜好像遮住了他尚在青涩的眼,他捂着脸低低的笑了出来。
之后的日子,他逐步进行民主改革和经济发展,着手处理着国内民主改革的纠纷。好在北美大陆很稳定,亚瑟家的军队大多退到了加拿大,欧洲大陆上的其他人也忙于自身还有和欧陆上其他人打架。他获得了一个很好的发展机会。
亚瑟趁着弗朗西斯家大革命正乱着对弗朗西斯进行战争地消息传来的时候,阿尔弗雷德正抓紧时间进行着国内的改革。
“我们应该去帮助弗朗西斯!”
“当年是他帮助我们建国的!”
阿尔弗雷德捏着眉心,听着群众们的不断涌现的声音。但是,他并不打算去帮助弗朗西斯,为国者,最重要的不是自己的利益吗?

昨日(1)【前期独战历史背景,后期法国大革命历史背景】

1777年,弗朗西斯家。

“所以,我为什么要为了你去惹亚瑟那个想让全世界人叫他爸爸的刺头?”弗朗西斯用墨绿的眼瞳像一条蛇一样盯着对面那个强装优雅的青涩青年。

阿尔弗雷德扯了扯严丝合缝的围脖佯装淡然的说:“先生,您也觉得亚瑟这几年太过狂妄了不是吗?您一直是欧洲这片大陆上的霸主,亚瑟他哪里能算得上呢,他不过是欧洲大陆旁边的一个小岛,却敢这么的侵犯您的尊严,更惶提您和他前几年的七年战争了。”

“你和亚瑟毕竟是合法父子,这是全世界都承认的,如果我帮助于你,这是不和情理的。”弗朗西斯转了转手上戴的镶有绿宝石的戒指。

“先生,您是觉得帮助我没有胜算吗?上帝可以证明,我的人民对这场战争抱着必胜的信念,他们愿意为了这场战争付出一切,可以说他们已经付出了,从孩子到妇女,他们都来参战了,并且提供了他们一切所能提供的,我们也有大规模的购进先进的武器,先生,请相信我们。我们可以和您签订条约的,只要您愿意,我们什么时候都可以请我们的兵力去帮助您。”阿尔弗雷德有点装不出原有的淡然了,他的语速有些加快。

弗朗西斯依旧语调优雅而缓慢地说:“年轻人,别着急,签条约这件事可以缓一缓再进行。”

 

 

阿尔弗雷德回了家,正准备去二楼的房间换掉繁复的三件套,一进房门看见了亚瑟坐在沙发上喝着茶。

“你怎么进来的?我的人民怎么会让你进来”阿尔弗雷德仿佛一头因被夺食而被激怒的小兽,将头上的角露出来朝向抢了他食物的人。

“哦,你说的是那些衣着不统一、有些拿枪还有人拿农具、有妇女还有儿童的队伍吗?你以为,他们可以挡住我训练严密的军队?阿尔弗雷德,你什么时候这么天真了?”亚瑟站起了身,蓝色的眼睛像鹰盯住他的猎物。

阿尔弗雷德淡默了。即使他刚刚在弗朗西斯家和他吹嘘自己的军队有多庞大,但即使是在自己家打仗,自己的军队比亚瑟家的军队人数多仍然打不过亚瑟。这也就是他一定要请动弗朗西斯的原因,这个世界上除了亚瑟的宿敌弗朗西斯,怕是也没有几个人能打败亚瑟了。

亚瑟已经走到了阿尔弗雷德的面前,用带着白手套的右手拍了拍阿尔弗雷德的脸:“去哪里玩了,我下午一点就到了,现在已经三点了。”

“你管不着!”阿尔弗雷德嫌恶地用手拍开了亚瑟的手。

“别怪我没提醒你,离弗朗西斯远一点,那家伙可不是什么好鸟。”

亚瑟被拍掉手用力地掐上了阿尔弗雷德的下巴。

阿尔弗雷德用力地想转开脸,却被亚瑟更用力地掰了回来。

“乖,听话,只要你听话,我还会像从前那样宽厚的对你,并且我会立即撤军。”说这话的时候,因为两人挨得极近,亚瑟吐字的气息阿尔弗雷德全都能感受到。

 

 

亚瑟走的时候,阿尔弗雷德躺在床上,不管地上破碎的衣服,通过窗户看着黄昏的红云和远处的麦田,想起以前,亚瑟抱着小时候的他在一片绿意的草原上认英文单词,一词一词的教他念;又想起了,亚瑟对他的人民残酷的剥削,就想挤牛奶时一定要挤出最后一滴来一样;后来他又想起了刚刚亚瑟在他耳边说的话。呵,说什么宽厚!一副虚伪的面容,他所谓的宽厚难道就是所谓的放宽对自己的限制吗?但这放宽的限制比不上自己人民所受的苦楚万分之一。

他恨恨地咬着牙,亚瑟,我一定要打败你。


٩( 'ω' )و 嘿哟,这里是逍华。这篇文章背景是在阿尔弗雷德还没有成长为hero之前的青涩年代,正和亚瑟闹独立战争呢,那个时候阿尔弗雷德弱小可怜又无助。这篇文章是历史背景。

想写一篇关于耀君一代被一代攻的文,有人想看吗

以后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磕cp了,想想都开心啊啊啊,QAQ

《方修和简明》1.表白墙与初相见

QQ空间
L大表白墙:这几天墙有点忙,就把表白的截图一天发了。那么下面开始啦
L大表白墙:第一位
马赛克:墙,我要表白
马赛克:就4月2号下午五点左右在小操场东面的台阶上坐着看书的小哥,穿白衬衫,带一副金丝眼镜,说话声音很有磁性,那天看一本绿色皮的什么经济什么的书,应该是经济学的,身高目测180 ,腿上腰细,头发又一点卷
[马赛克]对了,他眼睛很亮
[马赛克]马,往死里马(表示要马赛克自己id的意思)
[马赛克]谢谢
评论:
晴天:经济学还有长的这么帅的一号吗?!大四老学姐表示心累,想谈恋爱
不是头发的事:听起来这样的得是系草级的吧,建议往经济学系草方向找
玉兰不是玉娘:求照片!
一百零五十:这个描述的。。。有点像fx?
我爱不爱的:啊啊啊啊楼上的小姐姐说清楚啊,求联系方式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
L大表白墙:第二弹\(☆o☆)/
马赛克:墙,表白一个人
马赛克:4月2日,小操场,一个身高大概178左右的男生
马赛克:带红色发带,黑头发,,肤色比较白,有小虎牙,打了一下午篮球
马赛克:码了
评论:
我爱不爱的:天啊撸,听起来是个运动系小可爱啊
✪ω✪的眼镜:小奶狗?嗷
晴天:今天都这么猛的吗,老学姐受不了
L是谁:啊啊啊啊啊,你们没发现,这两条动态间微妙的关系吗,捂脸,我又想多了
梦的眼:互相。。。表白?这么萌的吗
天天就可以:等等,如果按楼上这么推理的话,那么更猛了啊,两个男生啊,吾辈萌之

        多年后,方修搂着简明在沙发上看足球杯,广告期间换到隔壁台,隔台正在重播红楼梦,宝黛初见,一眼万年。
       简明笑着指着电视说:“方修,我第一次在小操场见到你的时候就是这么看你的,当初我就想我完蛋了,我是弯的?!我怎么会看一个男人心动呢!然后回去就一脑门子热去表白墙表白了。”
        方修:“是啊,我一开始看到你,心里想的是哪里来的二傻子,上来就喝别人水的。但又一看你,就觉得这个小笨蛋真可爱。”好像戳到了我的心。“我就去表白墙表白了。”
        简明:“你说,当时如果咱俩没有恰巧都去表白墙表白,表白墙没有恰巧那几天有事把咱俩表白一块发了,咱俩是不是就错过了,不会在一起了?”
        方修:“不会。”
        简明“为什么?”
        方修:“我会去找你,其实在当时,我托了好几个同学,已经把你的班都问好了,在表白墙发出来之前我都知道你喜欢只穿裤衩睡觉了。”
       简明:“?!方修你这个衣冠禽兽!”
___________________
那一年的小操场
       刚刚上大学的简明想加入大学的篮球队,但技术总是有那么点不够,趁着下午没课,在学校小操场苦练篮球,从中午练到黄昏,小操场本来来的人就不多,大家散步聊天跑步一般都会去学校的大操场,黄昏时分,简明拿起手边的杯子晃了晃发现里面没水了,小超市又远得要命。
        抬头一看发现有个人正坐在台阶上看书,那人穿着白衬衣,带着金丝眼镜,全身洋溢着一卷书卷气,本来自己也不是不能忍耐到到很远的小超市去买水喝,简明后来想起来总感觉自己当时像是被山中狐狸迷了眼的书生,受了魅惑向他走去。当时黄昏的余晖正照到那人身上,他鬼使神差的对那个人说:“兄弟,借口水喝。”然后拿起那人的水拧开盖子就喝了几口。
       方修也记得当时的场景,他在安静的小操场看书,小操场里有个人在打篮球,看累了就看几眼操场中打篮球的那个人,看着他翻飞的衣角、认真的表情,好像面前的这本书都变得十分有趣。打到了黄昏时分,那个人走到了他面前,明明是小白兔一样的软糯长相,却一开口就是:“兄弟,借口水喝。”的哈士奇样儿。他看着他喝水养起的修长脖颈,以及上面流淌而下的一滴汗珠,不知道为什么心好像被戳中了。当他喝完水对他笑了一下时,夕阳的光正好照到那个男孩的眼眸,他在他的眼中看到了他的心跳。那一刻,他知道这个人,就是他命中注定。
        然后,方修就看到他的命中注定想被狼追的兔子飞快的逃离了操场。